对话晨华创投:重仓文化科技消费本土品牌 做黑马基金中的小白马

发布日期:2022-08-05 11:34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经纬8月1日电 (薛宇飞)在二级市场表现欠佳的背景下,以VC/PE为主力的一级市场情绪也难免受到波及,市场也传出多家美元基金暂停投资、人民币基金悄然放慢投资步伐的消息。

  但就在这种氛围下,今年3月,一家名为晨华(海南)创业投资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晨华创投)在海南注册成立。中新经纬查询工商信息发现,其由在中国一线创投基金——达晨创投工作11年的创投老炮何士祥与原达晨创投同事、华熙基金创始合伙人王亚宁联手创立。

  巧合的是,两人都有在媒体工作的经历。何士祥曾在新华社总社有长达11年的投资财务工作经历,王亚宁在南方都市报有近4年财经记者工作经历,两人于2011年同期进入达晨创投。

  在这个节点上,创立一家新的创投公司着实需要一些勇气。那么,晨华创投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又打算如何开疆拓土?近日,中新经纬专访了何士祥、王亚宁,就当前创投行业形势及晨华创投的前景目标进行探讨。

  是为了致敬过去,还是为了开创未来,“晨华”二字如何解读?何士祥对中新经纬说:“取名‘晨华’的直接意义是致敬过去:‘晨’字取自老东家达晨一字,达晨是中国人民币基金不断努力奋斗前进的亲历者,它出身于电视湘军,近十年一直排名中国创投前十,两次进入行业首位,是晨华团队近距离学习的榜样;‘华’字取自我职业生涯的起点新华社,当然,‘华’字也与亚宁创办的华熙基金的‘华’重合,是总结华熙基金在进行上市公司合作产业成长性基金和产业并购基金创业探索实践经验。”

  “晨华基于未来的寓意是我们最为看重的,就是晨华的英译‘MORNING CHINA’,重仓于中国的未来,我们希望通过投资来培育中国民族文化科技消费服务品牌,助力更多本土品牌的崛起。”他还说。

  同时,晨华创投的大股东是晨华高岭(北京)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其中的“高岭”二字正与亚洲领先的私募股权基金高瓴资本同音。这是否是个巧合?何士祥说,“这个不是巧合,也不是我们借高瓴来抬高我们自己。”

  晨华成立时,也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总结其投资成败得失的书籍——《价值》出版之时。“虽然现在高瓴资本因为二级市场投资标的问题遇到暂时性回撤和一些批评声音,但丝毫不影响高瓴资本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高瓴资本的成名作,比如在二级市场对腾讯的投资、在一级市场无人敢投京东时投下3亿美元,以及531亿元完成对百丽的收购以及整合改造后重新上市等,都是行业的经典案例。”

  在投资过程中,何士祥与高瓴亦有交集。2011年,何士祥进入达晨不久,对北京鼎新天下科技(现在的爱奇艺)立项尽调时,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告诉他有个“小基金”在爱奇艺上轮融资时跟了一点,后来何士祥才知道这个当时的“小基金”就是高瓴资本。

  高瓴资本在2005年创立时管理约2000万美元基金,到现在管理约6000亿人民币,17年时间增长了4200多倍,成为亚洲领先的投资管理机构之一。同时,区别于红杉等主流国际美元基金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的方式,高瓴创立于中国本土,是以管理美元出资人为主崛起的美元基金代表。在何士祥和王亚宁看来,高瓴和达晨等以管理人民币基金为主的创投机构一样,都值得晨华团队认真学习,秉承价值投资的理念重仓中国,通过投资来支持中国企业的成长。

  而对于当前的资本寒冬,晨华创投的看法是,VC、PE是需要长期耐心陪伴企业成长的行业,必须放到更长远的角度看待投资、看待市场。何士祥说:“一方面,我们相信大国崛起背后的中国创新力量,相信文化科技消费深度融合带来的新机会;另一方面,我们相信人类追求健康幸福美好生活不变。虽然短期中概股承压,A股市场也不太好,但A股注册制的通道已经畅通,而且会不断完善和成熟。”

  “当行业过热,三肖期期公开。所有的机构都去追捧同一类行业、同一类项目时,我们要问自己,真的有那么好吗?而当行业过度悲观的时候,我们也要问自己,真的就那么差吗?我们要珍惜每一次危机带给我们的机会,行业不好反而是投资的好机会。达晨在禽流感流行期间两次逆势投资福建圣农,高瓴资本在无人看好京东时投资3亿美金,都是在逆势时投资优秀企业的案例,也给出资人创造了巨额回报。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要保持冷静,别人恐惧时我们可能需要一点贪婪!”王亚宁补充说。

  除了成立时机,晨华创投还面临着风险投资行业越来越头部化、集中化、专业化的问题,或者说,没了原有大平台的背书,他们还能不能打出一片市场?王亚宁认为:“大基金或者大白马基金一般都会采用多行业布局打法,设立专业基金或者专业化小组的方式来对行业进行投资布局,品牌、规模、人才等都有优势。但也面临着多行业线决策流程及认知、激励分配机制、内部分工协调等问题,有些基金也在开始做减法,比如近期一些基金就削减了TMT、消费行业投资。”

  在王亚宁看来,小而美的专业化垂类黑马基金,优势是决策快、效率高、够细分、扎得深;缺憾或者不足的是,因为专业过细过窄,投资方面会有系统性风险,在项目的选择上也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同时,投资的低进入门槛会导致很多基金同时涌进同一行业,比如目前的半导体、芯片、新能源等等,太多基金的跟进会导致可投项目竞争激烈、价格暴涨,基金很难有收益,多年后,很多基金都是一地鸡毛。“2009年后,全国大约有100多家文化产业基金设立及投资,经过10年看,90%以上的文化产业基金都不见踪影或成为僵尸基金,投资人退出无门,造成了大量资金浪费。”何士祥补充说。

  “老何和我有非常强烈的共识,专业基金或者说黑马基金需要进一步升级,以适应中国市场激烈竞争,我们要做专业化基金的升级版,不同于综合基金VC一代旗下的专业基金,也不同于VC二代的小黑马细分行业基金,我们要在原来的基础上从募、投、管、退等基金各个层面进行升级。”王亚宁称。

  从团队配置的角度,晨华创投团队老中青结合,何士祥是70后,王亚宁是80后,另外一个创始合伙人尹一茜是90后,三人有文化、科技与消费产业和财务投资经验,他们希望用这种新老传承的团队配置,以不同眼光、不同经历去共同发掘更多新的投资机会。

  晨华创投的逆势而为,不仅仅只体现在整个资本市场表现不佳上,就连它选择的文化教育、旅游消费、健康消费、科技消费三大消费服务细分行业产业,也大多不被行业看好。

  但创办晨华创投之前,晨华团队过往的业绩又着实亮眼,他们一共投资了65家企业,已上市的有15家,1家刚刚过会,今年还有3家在申报过程中。

  何士祥说:“你看下晨华选择的三大赛道,我们内部英文简称为3H(healthy/happiness/hi-tech),中国以及全球都有千亿乃至万亿市值的公司,无论是文娱领域的腾讯、健康消费的农夫山泉、体育消费的安踏及李宁、科技消费的华为及小米等,消费是公认的出大公司的长雪坡赛道,巴菲特重仓股里就包括可口可乐、苹果、比亚迪002594)等。行业遇冷不正是好的投资时点吗?逆势成就伟大公司。”

  王亚宁认为:“就拿教育来说,很多投资人看到教育项目绕道而行,但在晨华创投看来,教育其实是个很大的行业,科技兴国教育先行,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教育科技仍然存在着诸多机会。”

  晨华创投未来的投资主线是文化、科技与消费的深度融合,关注点是具有文化、科技支撑的消费新势力品牌。他们认为,“文化+消费”“科技+消费”将重新定义国人高质量生活。“Z时代”成为消费主力,文化自信与中国智造支撑了国潮品牌的渗透率暴增,蕴含中国元素的IP和品牌不断涌现。与此同时,媒体多元化带来了用户的圈层化,渠道与品牌的介质不断更迭,也为新品牌的出圈与裂变生长提供了无限可能。他们认为,虽然市场短期会出现科技热、消费冷、文化冷的现象,但放到更宏观更长远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时会发现,文化、科技与消费一定会深度融合,这个融合过去造就了苹果、华为、腾讯、阿里、字节等一批非常优秀的企业,接下来还会出现一批又一批的优质企业,现在要做的就是挖掘到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具有长远眼光和志向的创新企业家。

  晨华创投特别强调文化、科技对消费产业的支撑、融合与赋能。比如国潮对品牌的重塑、传统元素IP的新气象,Z时代的悦己需求,消费行业的科技化与数字化升级,产业供应链的成熟带来的消费品品牌出海,城镇化、数字化、科技化带来的消费下沉,这里面孕育着很多新的投资机会。当然,既然是品牌,都需要沉淀,而科技化与数字化无疑会加速这一进程。

  晨华创投要做专业化基金的3.0版本,就要在行业内扎下根。何士祥称,过去,一些VC/PE紧盯着拟上市公司进行投资,只要公司上市,就能获得不小的收益。但现在竞争加剧了,新股破发的情况越来越多,套利机会在减少。晨华创投要生存发展,就要坚定不移的做专业化基金升级版,在熟悉且相互支撑的三大消费细分行业内根据市场需求顺势进行产品迭代扩张。

  在创立晨华创投之前,何士祥和王亚宁都在产业投资以及专业化基金的管理与实践方面有着长期沉淀。在管理达晨文旅期间,何士祥投出了分众传媒002027)、芒果超媒300413)、吉比特603444)等文化行业明星案例,交出靓丽的答卷,在后来达晨TMT、消费服务行业的管理与投资中,带领团队投资了中商惠民、软通动力、飞书科技、德尔玛科技、追觅科技、云鲸科技等明星案例。因为教育学科背景,王亚宁在达晨期间投资教育项目,之后做了教育产业基金,投资了美联英语和另外一家K12一对一独角兽项目,这两个公司都成功实现上市,还有一家通过并购上市。其中一个在上市前比较好的时点选择退出,2年时间获得了近4倍的回报。王亚宁还和拉芳家化603630)做了拉芳品观华熙美妆产业基金,投资了戴可思、彦祖文化、拾颜等近10个项目,其中,有4个项目已成长为行业佼佼者,有一个正在申报上市材料。

  基于原来的产业投资和专业化投资基金实践,晨华创投瞄准的行业依旧是他们十分熟稔的战场。何士祥说:“对于赛道的选择,一是不熟不做,二是不反人性,人性喜欢健康快乐与科技时尚,三是行业够大。健康消费(Health)、精神消费(Happiness)、科技消费(High-tec)中,任何单一赛道都是万亿级别以上的市场,我们需要的就是其中找到‘气味相投’的企业家,做出一番事业。”

  如果放在更高的角度看何士祥、王亚宁的选择以及晨华创投的成立就会发现,中国本土的VC/PE投资人越来越自信,已经从学习、模仿美元基金的阶段,慢慢过渡到根植于中国本土、进行创新发展的新纪元。

  VC/PE是个舶来品,因此,最初能在中国市场纵横捭阖的机构也多是美元基金,这些基金的特点基本是海归派基金管理人拿着美国机构的钱,投向有成长潜力的中国企业。IDG资本是其中的典型,熊晓鸽曾在美国留学并工作,90年代末回到中国创办IDG资本,投资了搜狐、百度、腾讯、360等PC互联网时代巨头。

  在20世纪90年代美元基金风生水起的时候,国内本土的风投与创投还处在摸索阶段,现在鼎鼎大名的深创投、达晨创投,先后于1999年、2000年创立,它们草创之初,不论是名气还是财气,都不能与美元基金相比。

  但进入21世纪,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的完成,创业板、注册制的相继推出,本土创投的“募投管退”闭环变得愈发完善与多元,人民币基金加速奔跑。何士祥说:“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的头十年,人民币基金还处在‘蛰伏期’,大家都很穷,没多少钱,投了又退不出来,苦苦煎熬差不多10年时间。大概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本土机构才真正开始崛起。”

  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何士祥意识到,人民币基金的规模仍会继续加速增长,并会占据主导地位。做出这种判断的原因,除了过去本土VC/PE已经拥有较好的业绩表现、投资人信任度提升以外,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市场上最具实力的出资人(LP)——政府引导基金数量与规模正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壮大。

  “美元基金已经存在很多年,他们的LP来源丰富,比如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而人民币基金的LP在过去比较单一。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出现变化,掌握了大量资金的国家母基金、各级政府正纷纷设立各类引导基金,并通过VC/PE投向有潜力的企业,用新经济驱动的增长模式来替代房地产等传统经济的拉动。”何士祥称,这对人民币基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近些年来,政府引导基金东风频吹。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21年,中国共累计设立1988支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约12.45万亿元人民币,认缴规模(或首期规模)约6.16万亿元。另外,在返投机制上,多地的政府引导基金放宽投资子基金返投比例的要求;在出资比例上,则加强对创投类基金的支持,比如,多地政府鼓励政府引导基金提高对创投类(含天使)子基金的出资上限。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特别强调产业招商。

  政府引导基金成为PE/VC的出资主力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何士祥称,以前中国的LP对GP的投资期限要求比较短,导致一些长线投资没办法做,但如今,包括政府引导基金在内的中国LP已经越来越多地愿意做长线投资者。

  不过,人民币基金的大爆发并不意味着美元基金的衰落。何士祥说:“人民币基金进入比较好的窗口期,但美元基金也在积极求变,美元基金有成熟的打法和积淀,美元基金如高瓴、红杉、IDG等也在中国完成了大规模人民币基金募资,我觉得双方还是有很多相互学习借鉴的地方。但如何在政府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的需求同基金出资人获取出资收益之间把握住最好的平衡点,是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都必须积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在这方面,达晨管理的湖南文旅基金做了很好的探索,既达到了帮助湖南省培养出芒果超媒、华凯创意300592)、中惠旅等文化旅游上市公司集群,又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实现产业引导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堪称典范。

  晨华创投希望,未来能陪伴至少30家百亿市值和3家千亿市值的中国本土知名品牌企业成长,成长为一家扎扎实实支持中国民族消费品牌发展的,产业与投资深度结合的,具有使命感、责任感,为出资人创造持久良好回报的投资机构。